妙龄

        入秋以来的天气好奇怪。潮湿到晒不干衣服,干燥到流鼻血。出门在外,到底是不如自己家乡了,不如意很多,盼头很少。

        一个人的生活会让人变得有些暴躁,想有个伴却又固执的坚持着自己那一点点底线,似乎这样就可以证明些什么,就可以让生活的姿态不那么狼狈。或许偏执或许幼稚,但人总要找一种合适自己的姿态存在着。

        闲下来的时候喜欢翻翻看执中学长以往的微博,像看情感咨询节目一样津津有味,大概是老了吧(笑)。但总归是有些不一样的,节目呢,是孤独的模样,执中学长的文字呢,是爱情的模样。

        我似乎还不曾认真想想每天在忙碌些什么,时光稍纵即逝倒是确凿的真理。在第一次面对什么时我似乎总有一段不能避免的茫然期,又总宽慰自己第一次嘛,总会适应的,犯错难免。可是第一次又偏偏次次都只有一次。

        晚课前看到一条动态把孤独划分为九个等级:

        一个人逛街

        一个人去餐厅

        一个人唱k

        一个人看海

        ……

        如此种种。

        从餐厅出门后和舍友分开了,她回宿舍,我去自习。入冬了,但济南还是一派秋天的样子,这边的落叶不同于我的家乡,是金黄的。故而满地落叶并不显得萧索,仍是生机勃勃的模样。广播站正放着《巡礼之年》。我转了方向在小树林的长椅上一个人坐下了。四把椅子,几十棵银杏,我一个人。发现这一点让我感到一种没有来由的欢悦,似乎被什么东西填充进血管里,然后进入心脏,周而复始。

        一个人其实可以过得很好。

        人际关系和彼时终究是大不相同了。中学时和比自己高两级的人称兄道弟,和学弟学妹们打成一片的时光终究是一去不复返了。见到熟悉的人也得恭恭敬敬叫一声学长,面子功夫总要做足。形形色色的人一下子涌来,每天奔奔波波真心待人,到头来只是让自己很疲倦。

        即是无意义社交又何必维持呢?

        我加入了院辩论队,校队的比赛连报名也没有想过。院队是个这个几月以来真正给我归属感的地方。一群思想迥异的人每晚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吵吵闹闹,我们交流古典音乐也一起听嘻哈,我们讨论威廉.尼采也品读兰波的醉舟,我们追逐一切美的事物和心中的真理。赢了一起喝酒,输了一起宵夜。它与校队完全不一样。校队是个只讨论怎么赢的地方,而院队是家。

        人生春秋数十载,热闹总是过眼云烟。抓住喧嚣过后的沉寂中第一个想起的人,记住他的名字,一起度过一辈子,就很好。


Σ( ° △ °|||)︴第一次剪短发的自然卷小可怜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头发听话啊啊啊啊啊啊

        走出考场时,门口挤满了家长。突然宽慰。其实高考这两天里,最不紧张的就是考生了。看见题的那一刻,莫名的亲切感潮水一样涌起来,甚至感动的想哭。这就是过去三百六十五天里和我最亲密的东西了。在这一天都结束了,再亲近的朋友也有分别的那天。
        我看了看天,和平时玩的好的同学笑着挥了挥手,似乎之后的每一天都还能在晨光熹微时相见。这是我们都说不出口的离别。

“血与肉比智力更聪明。”
但是我不敢放纵。给自己选择一条相对艰难的路,并不是为了自找苦难,而是为了赋予苦难意义吧。

感觉一下子就入秋了。

你眉眼间洒满细碎的温柔而我无法描绘(太帅画不出😂😂😂)

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e world,the sun, the moon and you. The sun for the day, the moon for the night.And you,forever.